【中国评论通讯社】张祖兴:仲裁庭为菲律宾主张背书

中评社香港7月15日电(记者 范颖薇)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中山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国际关系国际法专家张祖兴接受中评社专访时指出,南海仲裁案是一份草率、偏袒、武断的裁决,仲裁庭的裁决存在着许多违反程式、论证不充分的问题,中国有充分的理由拒绝接受。 

如多方先前所预料,仲裁法院五名仲裁法官通过一致裁决,全面否定了中国长期坚持的“九段线”内对南海海域拥有的历史权利,并几乎全盘认同了菲律宾方面提出的诉求。那么,这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究竟有多荒唐?张祖兴接受中评社专访,对南海仲裁案作出的所谓“最终裁决”进行深度解读,为读者揭露这满纸荒唐的裁决。 

仲裁庭武断解释《公约》 背离法治原则 

“仲裁庭师心自用,武断地解释《联合国海洋公约》(下简称《公约》)的目的和宗旨,完全背离尊重国家主权的原则,把缔约国没有同意的条款强加给缔约国,这是对国家主权的侵犯,也是完全背离法治原则的。”张祖兴说。 

在仲裁案的裁决中,仲裁庭认为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对此,张祖兴表示,首先,中国作为《公约》的当事方和南海沿岸国拥有根据《公约》规定的专属经济区的权利。其次,仲裁庭判定,《公约》消灭了《公约》规定的海洋区域界限之外的任何历史性权利,这个判断是错误的。仲裁庭试图从《公约》的目的和宗旨角度推论,认为只能根据陆地领土和距离原则来主张海洋权利,但事实是,历史上因长期使用等原因而确立的海洋权利并不因《公约》出现而消灭。仲裁庭没有给出明确的《公约》条款来证明《公约》消灭了历史性权利。 

张祖兴认为,如果《公约》有这样的规定,中国加入《公约》的行为应被解释为同意了《公约》的条款。但《公约》没有这样的规定。相反,《公约》强调,对于《公约》没有规定的事项应适用一般国际法,这体现了尊重国家主权的原则。 

仲裁庭滥用权利 违反司法职能 

仲裁庭认为,中国对“九段线”内海洋区域的资源主张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依据。对于这个裁决,张祖兴认为,仲裁庭做出这个判定是一个明显的越权行为。他表示,仲裁庭是根据《公约》的相关条款组成的,其职权范围限于解释和适用《公约》的条款。在《公约》生效之前,中国对南海相关水域享有或不享有什么样的海洋权利,这个问题明显不是《公约》的解释和适用问题,而是需要适用《公约》之前的相关国际法才能加以解决的问题。 

“仲裁庭处理这个问题明显是滥用权利、违反司法职能。”张祖兴说,正确的理解是,在《公约》对中国产生拘束力之前中国在南海确立的历史性权利在《公约》对中国产生拘束力之后继续存在;如果这些权利与其他国家依《公约》享有的权利发生冲突的话,相关国家应通过谈判协商寻求公平解决。 

仲裁庭不公正 为菲律宾主张背书 

在仲裁书中,仲裁庭认为中国对岛礁的短暂利用并不构成稳定的人类社群的定居,且历史上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纯采掘性的,认为南沙群岛无一能够产生延伸的海洋区域,南沙群岛不能够作为一个整体共同产生海洋区。 

对此,张祖兴表示,首先,仲裁庭无权处理该问题,因该问题本质上是领土主权问题,超出仲裁庭的管辖范围。其次,该问题直接关涉海洋划界,因中国政府2006年声明的作用,仲裁庭不能回答该问题。再次,即使作为一个实体问题,仲裁庭的回答也是完全错误的。 

张祖兴对中评社指出,仲裁庭完全接受了菲律宾方面对《公约》一百二十一条第三款的解释,采取一种极端苛刻的标准,而对我国台湾地区提供的有关太平岛的事实证据完全不予考虑。仲裁庭在解释该条款的时候,没有援引任何有份量的国际判例或其他国际法渊源,而是大量第引用某些词典对某些词语的释义,还有就是武断地说“本仲裁庭认为……”。 

张祖兴以《仲裁书》第474段为例,仲裁庭自己也承认此前国际司法机构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对于这个从未有国际司法机构解释过的问题,仲裁庭仅凭一方提供的证据和观点妄加判断,这种处理方式根本不是国际司法机构公正地审理案件,而是在为其中一个当事方的主张背书。 

张祖兴又指,仲裁庭充分接受菲律宾证人斯科菲尔德(Clive Schofield)的证言,而该证人虽然以独立的专家证人的身份出现,但完全背离其本人过去的学术观点。仲裁庭对这种失信证人的证言居然全盘接受,不得不令人怀疑仲裁庭自身的品质。 

张祖兴强调,菲律宾的诉求中并未涉及群岛的整体性问题,仲裁庭主动处理这个问题是明显的越权行为。而且,仲裁庭并未对自己的结论提供充分的论证。仲裁庭认为,《公约》只规定群岛国家可以主张群岛水域,而中国不是群岛国家,因而不能享有群岛权利。事实是,《公约》并未规定非群岛国家如何主张洋中群岛的权利。也就是说,非群岛国家对其洋中群岛可以主张什么样的权利,《公约》没有规定。仲裁庭对一个《公约》没有规定的问题武断地提出这样的判断,不仅是于法无据的,而且是非法的。

仲裁庭不负责任 轻率判断 

对菲律宾提出的中国非法地加剧并扩大了争端的第十四(a)(b)(c)项诉求,仲裁庭做出了不具有管辖权的决定。但是,张祖兴认为,仲裁庭给出的理由是错误的。菲律宾所提事项明显是菲律宾提起仲裁之后出现的,无论如何不构成仲裁庭有管辖权的争端,这是拒绝行使管辖权的最佳理由。 

此外,张祖兴认为,对菲律宾提出的第十五项诉求,仲裁庭做出了不具有管辖权的决定。但是,对于这个明显不存在争端的诉求,这个决定应该是在2015年10月的裁决中就应该做出的。 

对于菲律宾提出的第五项诉求,其中主要成分是低潮高地能否作为领土取得的问题,张祖兴认为,仲裁庭仅凭一个判例、不顾其他更合理、有力的判例,认定低潮高地不能据为领土,也是一个完全错误的判断。判定低潮高地不能作为领土,明显是侵犯国家的领土主权。这种不负责任、轻率的判断会带来及其恶劣、严重的后果。 

若美日菲挑衅 中国将采取更强硬立场 

仲裁结果出来后,美国及日本也第一时间跳出来表态支持仲裁结果。张祖兴认为,美国会抓住这个判决,进一步实施其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遏制中国岛礁建设,给其他声索国打气,中美竞争势必会进一步加剧。日本会借机进一步加强美日同盟关系、采取一切手段压制中国的和平发展。 

在菲律宾方面,张祖兴认为,菲律宾不能以此裁决为据跟中国交涉。如果菲律宾或其他国家以此错误裁决为基础试图进一步侵犯中国的合法利益,中国势必会采取一些严厉的措施。

“期待菲律宾回到与中国谈判解决争端、积极开展与中国及周边国家友好合作的正确道路上。如果菲律宾如能摆正立场,善意开展与中国的合作,中菲关系可能回到正确轨道上。”张祖兴说。 

“仲裁庭对中国与菲律宾之间存在的南海问题的复杂性显然重视不够。”张祖兴表示,在中国看来,南海问题的本质是中国的领土主权受到侵犯,而一个侵犯别国主权的国家竟然利用法律途径试图进一步侵犯中国的利益,并且要求仲裁庭为其背书,这是难以接受的。可以预期,假如某些国家肆意挑衅,中国很可能会在仲裁庭没有触及的领土争端问题上采取更强烈的立场。 
  

谈及中国对仲裁结果的反应,张祖兴对中评社表示,对于这样一个仲裁庭明显没有管辖权的案件做出如此不合理、不合法的裁决,中国当然不会接受。但是,某些国家可能会拿这个裁决来跟中国交涉,甚至指责中国不遵守国际法。因此,未来南海局势势必会进一步复杂化。中国有必要严厉批评仲裁庭的胡作非为和错误观点,让国际社会理解和同情中国的观点。同时,对于某些别有用心的国家,要做好坚决斗争的准备。在维护中国正当权益方面,要一如既往地坚定。

原文链接:仲裁庭为菲律宾主张背书​